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安卓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 十年(完)

维斯克埃尔德这一昏迷, 就昏迷了大半年。

克多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这个男人, 也没有这样亲昵地抚摸对方的眉眼。

一切的回忆, 还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在那最后的一个晚上, 他用尽全身力量地将这个男人的一切都铭刻在了心里, 就算到了现在, 也没有忘记。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内, 克多里事必躬亲地照顾着自己心爱的人。为他擦拭身体、为他揉捏肌肉,白天的时候给他读一些当日的新闻,晚上的时候为他演奏几首小提琴曲。

克多里始终记得维斯克说过, 他很喜欢自己的小提琴。

过去的这十年里,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忙了,即使是他们相处的那七年, 这个男人都很少会到现场听他的演奏, 更不用说是后来的三年了。而如今,他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将自己的琴声演奏给这个男人听。

戚暮曾经询问过克多里, 这样漫无尽头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你放弃了全世界, 只为这一个人演出。当你决定辞去柏爱首席的职务的那一刻, 想要再回头, 就已经太难太难。

而克多里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说:『我的一生, 33个年头,除了头三年毫无记忆的年岁, 有三分之一是和这个人一起度过的。人总是有私心的,小七, 我的心很小, 小到这一生只能容纳一个人。而如今这个人不知道何时会永远地离我而去,陪伴着他走过这段最艰难的岁月,便是我的选择。』

戚暮并不知道过去的十年里克多里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感情,而且他也不如克多里这般十分的重情感性,他无法理解克多里作出的这些牺牲,到底可以得到怎样的回报,而闵琛听了他的问题后,沉吟半刻,却已然明白。

『爱情从来都是不等价的,付出从未想过得到回报。这是克多里的选择,那么我们便去尊重他的选择吧。他愿意为了维斯克埃尔德付出这些,那么他便已经考虑周全,永不后悔。』

十个月,克多里都没有再出现在世界古典音乐界。

曾经引领着年轻一代、耀眼夺目的小提琴天才克多里斯劳特,已经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如同美玉蒙尘,让许多古典爱好者感到一阵唏嘘。

直到某天清晨,当克多里一边朗诵着当日的新闻、一边按揉着维斯克的手臂时,他忽然发现对方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接着……是第二下!

声音猛然间停住,克多里僵硬着身体抬头看去,他的目光瞬间淹没在了一片冰蓝色的瞳孔里。

那是他熟悉到骨子里的湛蓝,一如他初见时的纯净幽深,这双眼睛的主人将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了冰冷的外表下,让人忍不住地心动好奇。

正是那一眼,决定了此后十年的纠缠。

眼睛渐渐地有些发热,心中仿佛因为太过激动竟然显得空落落的,克多里就这么注视着维斯克许久,接着才恍若梦醒似的赶紧起身,不停地呢喃着“医生、医生……对,医生!”,接着逃也似的跑出门去。

在他的身后,俊美苍白的男人凝视着他远去的背影,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便仿佛彻底地与克多里再无关联。医生检查后确认身体无恙后,埃尔德集团的人便一窝蜂地涌了进来,将克多里挤到了墙角,只能看着那一群人将病床围得水泄不通。

在维斯克昏迷的这十个月里,这些人几乎从未出现。但是当他醒来以后,克多里却感觉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从今天往后,他再也无法一个人在夜晚,偷偷地亲吻这个男人的眉眼;从今天往后,他再也无法抚摸着这个男人的手,兀自地与他十指相牵。

过去的十个月,仿若是一个被神灵编织出来的美妙梦境。如今,梦醒了,幻想碎了,一切也就该回到原点,他和这个男人也再无任何瓜葛。

想通了这一切后,在维斯克醒来后的第三天,克多里便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悄悄地离开了医院。并没有回到家中,因为克多里还没想好该怎样与父母解释自己目前的情况,于是他便来到了姐姐家,准备暂时住一会儿,等过几天再回柏林。

早在几个月前,凯伦就向克多里坦白了自己所做的事情。

当克多里知道自己的姐姐竟然在五年前就知道了他与维斯克的事情后,他竟然没有一丝的责怪,只是猛然间松了口气,接着微笑着说道:“那么凯伦,我们都有事情瞒着对方,虽然……我所做的事情比你的错误太多,但是你能不能勉强地算我已经偿还了一半了?”

听着克多里温柔的话语,凯伦忍不住地热泪盈眶,然后一把保住了自己最温和的弟弟,低声哭泣道:“克多里,你怎么能这么好,你应该怪我啊,你应该责怪我瞒着你,甚至在知道你与维斯克相爱后,还因为私心不解除婚约啊……”

“凯伦,从头到尾,这件事错的人就是我。你不用自责,从今往后,我想,这件事也该彻底地结束了。”

是的,克多里真的再也不想和那个男人再有牵扯了。

在这场车祸的前一秒,他感觉自己仿佛要失去了什么,于是便下定决心再去挽回一次。然而,当他真正地差点失去那个男人的时候,克多里却将一切都看开了。

这种看开,并不是他曾经心灰意冷地决心与那个男人成为朋友的看开,而是一种坦然与从容。

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所谓呢?

他对维斯克埃尔德的爱,并不需要用在一起来证明什么,它就生存在那里,不死不灭。

当凯伦发现自己弟弟的异常后,她第一时间地冲去医院找到了那个刚刚苏醒的男人,却发现对方正在商谈着集团的事情。

这简直让凯伦怒不可揭!

她的弟弟照顾了你十个月,为了你放弃了自己的音乐,并且在你苏醒以后就自觉地离开。而你,竟然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仍旧在争分夺秒地想着你的金钱、你的权利?!

凯伦冷笑着等待维斯克与公司的人洽谈好事务,接着她冷言冷语地讽刺道:“维斯克埃尔德,很久不见。如今算起来,我们也是一同经历过生死的‘战友’了。这次意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想,我可能会辞去埃尔德集团的职务,做一份清闲点的工作,也无法再和你这个工作狂合作了。”

维斯克淡定地抬首:“你要解除婚约?”

凯伦轻笑:“你或许对这次意外毫无感觉,但是它却让我明白了许多。我不想再这么不断地忙碌下去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值得我去追随追求的东西。你昏迷的这段日子里,我帮你稍微稳住了那群老家伙,也算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帮朋友做最后的一点事情。但是之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解除婚约是肯定的,请你再去找一位埃尔德夫人吧。”

听着凯伦的话,维斯克慢慢地抬起头,冰蓝色的眼睛深邃幽沉,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我可以娶斯劳特吗?”

一下子听到自己的名字,凯伦眉头一皱:“抱歉,我们是肯定要解除婚约的,我不想再和你合作下去了。”

“你大概搞错了,凯伦斯劳特。我是说……我想娶克多里斯劳特。”

美艳漂亮的金发女人惊骇地睁大了双眼,良久,她才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维斯克?!我和你说,你别想不清不楚地和我弟弟在一起,不给他应有的尊重!克多里不是随你玩弄的人,等你以后娶了妻子,你让克多里怎么办?你难道想让他做你的情人?这绝对不可能!别说克多里答不答应,我都不可能答应!”

“凯伦!”维斯克维斯克开口打断了凯伦的话,接着认真地注视着这位好伙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说,我要娶他,我这辈子只和他一个人在一起,我维斯克埃尔德这一生的伴侣,只有克多里斯劳特一个人。”

凯伦惊讶地睁大了嘴巴,久久没有回答。

只听维斯克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低声道:“我活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我真的只想和他在一起。在那天撞上前面那辆车的一瞬间,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凯伦喃喃道:“你想的是什么……”

“我想的是,过去的这十年里,我为什么没有好好把握住我最爱的人。”

凯伦有些懵了:“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如果要和克多里在一起,那你绝对不可能继承埃尔德家族,甚至连埃尔德集团你都很难保住,你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维斯克淡定地抬头,“我不想要埃尔德家族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要他。”

各种情绪汇聚到了心头,让凯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到最后,她只能丢下一句“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接着便匆忙地转身离开。

很快,维斯克埃尔德与凯伦斯劳特解除婚约的消息便在整个欧洲传遍。维斯克将责任一力承担在了自己的身上,给本就动荡的埃尔德集团造成了更大的打击。

暗地里,维斯克主动放弃了埃尔德家族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他再也不屑于继承那个臃肿的家族,但是有些属于他的,他却仍旧要紧紧地把握在手中。

在这段时间里,维斯克并没有主动去找克多里,告诉他自己的心情。而凯伦在维斯克做出行动前,也不敢将那天的谈话告诉克多里,她非常担心万一到时候一切又全部破碎,她的弟弟无法承受。

就这样,日子平静淡然地一天天地过了下去,在克多里不知道的时候,丹尼尔和戚暮偷偷地帮他投了一份简历到了维爱。

2021年刚开年古典音乐界最大的事情是什么?无疑是维爱的首席招募会了!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维爱要与戚暮解约,接着才过了一年,就又开始招募新的首席了?这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啊!

然而,很多业内大师大概都猜出了一些眉目:『因为戚暮更适合柏爱。』

这样一种宽容博大的胸怀,恐怕也只有艾伯特多伦萨能做到了。放一位优秀的小提琴家离开,让他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地方、让他得到更多进步的空间,正是这种美好的情操,在一步步地推动着世界古典音乐的发展。

如果说维爱的首席招募会是让所有古典爱好者都非常期待的,那么这次招募会的结果,则是彻底地让他们大跌眼镜。

克多里斯劳特成为了维爱的新任首席?!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世界上还有同名同姓的人?

这不科学啊!

克多里一年多没出现,这一出现就直接成为了维爱的首席?!

世界上没有人会对克多里的实力提出质疑,这位优秀的小提琴家自成为柏爱的首席后,已经用完美卓越的实力将自己的水平证明给了世界。但是如果克多里真的成为了维爱的首席,那么……

怎么有种柏爱和维爱互换首席的感觉了?!!!

而这些,都是克多里的乐迷们毫不在意的。他们更在意自己喜欢的音乐家又重回舞台,又能将美妙动人的音乐展示给他们,演奏出悠扬唯美的乐曲。

既然已经成为维爱的首席了,克多里自然也在维也纳买了一套房子,打算定居了。知道他成为维爱首席后,他过往的朋友们纷纷发来祝福的消息,特别是柏爱的成员们,更是各个激动地祝福他,祝愿他在新的乐团过得更好,比如说……

【克多里,他们维爱肯定不如咱们柏爱这么和谐有爱,你就多包容包容吧,哈哈!】

看着这种类型的信息,克多里真是忍俊不禁。他坐在沙发前不断地收拾着行李,一边听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各种新闻。当听到“维斯克埃尔德”的名字时,克多里微微一愣,即使没有抬头,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维斯克埃尔德前日刚刚收购了英国强森集团10%的股份,在昨日,埃尔德便又买下了埃尔德集团第二股东斯纳沃特手中15%的股份。据悉,维斯克埃尔德如今以53%的股份成功完成了埃尔德家族在集团中的资本融合,将……”

接下来的话,克多里没有再去多注意。

自从那个男人醒来以后,他便主动地疏远了对方。

他们两个人注定不在同一个世界。他的世界充满着温柔热情的音乐,而那个男人的世界却充斥着权利与金钱。在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世界,他仍旧爱着那个男人,只是却也没有了任何再与对方多牵扯的意思。

将最后的几件衣物挂好后,克多里活动活动筋骨,正打算去厨房随便煮一点东西当作晚饭,谁料他还没走到厨房门口,便听到门铃忽然“叮咛叮咛”地响了起来。

诧异了一瞬后,克多里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我在维也纳有认识的人吗”这个念头,接着他便走到门前,并未多想地打开了门。然后……

视线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刹那,猛然顿住。

明亮耀眼的灯光下,男人金黄色的头发闪耀着动人的光芒。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正微微垂下,认真地凝视着自己。鼻间是玫瑰诱人的芬芳,眼前是这个俊美如太阳神的男人,克多里失神了半晌,才淡笑着问道:“维斯克,你怎么来了?要进来坐一会儿……”

“克多里。”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将克多里的话打断,“嫁给我吧。”

举在半空中的手一下子停住,碧绿色的眸子慢慢地睁大,良久,克多里才苍白地笑了笑,道:“不要开这种玩笑了,维斯克。我们认识十一年了,你知道我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我从来不会对你开玩笑。”维斯克郑重认真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然后再次重复道:“所以,克多里,嫁给我吧。我们已经失去了十一年,现在……我可以请求你,嫁给我吗?”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单膝跪地,高举起手中烈火般的玫瑰。

直到现在克多里才发现,在那束玫瑰的中央,正嵌着一枚璀璨的戒指。并不像女戒一样华美艳丽,甚至有些造型丑陋、做工普通,但是却仍旧无法掩盖“这是一枚戒指”的事实。

克多里情不自禁地倒退一步。

“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亲手做了这枚戒指。从今天往后,埃尔德集团53%的股份全部划在了克多里斯劳特的名下,我主动放弃埃尔德家族的继承权,克多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在火红色的玫瑰之后,维斯克英俊朗逸的面容显得十分明亮。

“克多里,我爱你,从第一眼起,我这一生就只会爱你一个人。我要用下半辈子对你一个人好,我要用一生的时间、用我的灵魂来爱你!”

“嫁给我吧,克多里!”

这句话,让克多里整个人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怔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许久以后,他才苦笑着问道:“维斯克,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你明明已经做到了最好,只要再娶一位美丽贤惠的妻子、与她和美地度过一生,那你的这辈子会被无数人歌颂,成为一个传奇。我们只做朋友……不好吗?”

这样的反应是维斯克万万没想到的,他捏紧了手中的花束,说道:“不!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克多里,我只想要你,我只想要你一个人!”

“很久以前,你经常说这句话。你只想和我在一起,然后……我们在一起了七年。”

说这句话的时候,克多里闭上了双眼,淡然地笑了起来。见状,维斯克心中一阵恐慌,接着他赶紧说道:“现在已经不是曾经了!克多里,我真的明白了,我们在一起吧!我已经把股份全部转移到了你的名下,这是我给你的保证,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你拿回它们吧,我愿意签字。”叹了声气,克多里笑着说道:“在你醒来后,我在医院里呆了三天。那时候我看着你被公司的人围在圆圈中央的模样,我忽然就明白了,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维斯克,我真的很累了,难道我们还要再开始一个七年?我已经34岁了啊,维斯克,我再也不是23岁的年轻人了,我没有时间与你消耗了。”

“不!不是七年!是一辈子!”

克多里慢慢闭上了双眼,将眼眶里的热意又压制了回去,他叹息道:“你舍不得,你不可能舍得你的权利、你的地位、你的金钱、你的成就。回去吧,维斯克,我真的很累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维斯克怔然地看着眼前的青年,有些不大明白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的一切和他计划好的完全不同,难道克多里不该非常高兴地接受他的求婚,从此他们就再也不分离地永远在一起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仿佛听到了维斯克心中的困惑,克多里淡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角,道:“你看,当我笑起来的时候,我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纹。我真的不年轻了,维斯克,我34岁了啊,我再也没有了当年不管不顾、只想和你在一起的冲动和决心。放我们两个人一马吧,再来一次七年,我恐怕会彻底地崩溃的。”

克多里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的话却在一刀刀地刺痛维斯克的心。

到今天,他终于知道那七年到底给克多里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在分手的时候,克多里表现得十分冷静、满不在意,但是维斯克却知道,他的爱人绝对不会如此冷漠地放弃他们的感情。

果然,他说崩溃。

他说……

“四年前,在你离开我家的那个晚上,我看见你坐在楼下坐了一夜。我一边吃着你做的冰冷的牛排,一边看着你坐了一夜。那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为什么……我们要互相折磨?”

维斯克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他站起了身子,惊讶的神色浮现于表,他一直以为,那个时候的克多里是真的对他死心了。

“你这个人实在不懂得照顾别人,在那一年里,你总是往我的家门口放一些东西,但是你大概不知道,每天我都偷偷地躲在门后,听着你的脚步声。”

“克多里……”

“我想,能够听到你的脚步声,那也是好的。”

“克多里……”

“维斯克,我好累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青春,全部与你有关。然而现在,我已经真的不再年轻了,你就放过我……好吗?”

“我不要!!!”

将手中的玫瑰用力地甩在一旁,即使戒指不知道滚落到哪儿去了,维斯克也不想去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紧紧地拥抱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这个人即使不再年轻,也依旧是他最爱的人,在他的心中,这个人是他一辈子最爱的青年。

“克多里,我真的不知道你为我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克多里轻叹了一声,推开了维斯克的怀抱,说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那就放过我吧,维斯克。”

“我不要!”

一个更加亲密的拥抱让克多里诧异地噤了声,渐渐地,他竟然感到自己的肩膀上感到了一阵湿热。紧抱住他的这个男人、这个总是冷静沉着的男人,竟然正抱着他哭泣!

“我不想失去你,克多里,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只要一次,真的只要一次!”

苦笑着伸手摸了摸这个男人紧绷着的背部,克多里低叹道:“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折磨我呢,维斯克?”

维斯克身子一僵。

“为什么你总是要用爱情来折磨我呢?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沙哑的笑声从克多里的喉咙里传出,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最后才道:“好,只要你希望的,我都会努力去做到。你希望我为你做些什么?”

松开了怀中的爱人,金发俊美的男人缓慢地勾起唇角,然后用残忍的语气说道:“让我再‘伤害’你一次吧,克多里,给我一个机会,让时间来证明,我带给你的到底是折磨,还是幸福。”

……

2021年5月,维斯克埃尔德出柜,同时表示放弃埃尔德家族的继承权,引起轩然大波。

2022年1月,克多里斯劳特公开承认了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绯闻,表示自己确实正在与维斯克埃尔德交往。

2022年9月,在闵琛和戚暮的婚礼过后,克多里斯劳特和维斯克埃尔德宣布订婚,并预计婚礼将在明年初举行。

婚礼上,维斯克埃尔德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爱人,一改往日冷漠淡定的形象,给了爱人一个火辣炙热的吻,引得所有亲朋好友连连惊呼。

坐在台下,戚暮一边鼓着掌,一边感慨道:“十三年了啊,克多里终于得到了最圆满的结局,真是不容易。虽然我并不喜欢维斯克埃尔德,但是他这两年对克多里是真的很好,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戚暮早就从凯伦那儿得知了克多里与维斯克的事情,因此他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要知道,这两年维斯克真的是放弃了一切,全心全意地对克多里好,甚至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送给自己的爱人。

但是听着这话,某个俊朗矜贵的男人却薄唇微抿,语气不悦地说道:“他对克多里,没有我对你好。”

戚暮闻言一愣,接着噗哧一笑:“你?你就算了吧!虽然埃尔德先生过去是做过很恶劣的事情,但是这两年嘛……你和他比起来,还是差了远了的。”

闻言,闵琛不满地问道:“他哪里比的过我了?”

“他长得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对爱人好,哪儿比不过你了?”

听了这话,闵琛不怒反笑,接着拉住了戚暮的手,挑眉道:“我不认为他比我帅,他也不一定比我有钱,至于对爱人好嘛……你说的是哪方面?这方面吗?”一边说着,闵琛一边拉着戚暮的手按上了某个部位。

戚暮:“…………………………”

“你给我滚!!!!!”

这一声怒喊实在太响,让克多里也不由自主地转首看向了宾客群中的戚暮,引得了某个男人的不满。

刚刚才结束了一个婚约之吻,就在牧师说着“现在婚礼结束”的同时,维斯克再次不顾规矩地俯下身,亲吻上了自家爱人。

克多里在惊讶过后,下意识地便想躲开,一边还说着:“别闹了,这么多人了,咱们都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挠起来了唔……”

直白地用一个吻堵住了爱人的话,就像维斯克曾经说过的一样,他要用时间来证明给爱人看,他带给爱人的到底会是折磨还是幸福。

当天晚上,在朦胧清澈的月光下,克多里一边抚摸着维斯克眼角的细纹,一边低叹道:“你真的是老了,我也老了啊。”

闻言,维斯克却是轻轻摇首,语气低沉、声音磁性:“不,在我的心中,你从未老过。你永远是当年在机场出口处、我看到的那个青年。”

“克多里,你永远无法想象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好像看到了天使,又好像看到了暖阳,你照亮了我黑暗了二十多年的世界,让我浑身冰冷的血慢慢地沸腾起来。”

“你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伤害得最深的人。我要用每一天来弥补我对你犯下的错,我要用行动来告诉你:‘克多里,我爱你’。”

那双冰蓝澄澈的眼睛在月光的映衬下,折射出宝石般的光芒。克多里的回答是一个直截了当的吻,堵住了维斯克还想再说下去的情话。

他们相识十四年,相爱十四年,也在一起了九年。

他们为对方付出了人生中只有一次的青春,到如今,后悔吗?

不!绝不后悔!

因为,这份爱已经让他们成为了对方的魔咒,一生都无法逃脱。

十年的折磨,十年的悲痛。

在这一晚彻底化作了灰烬,消失在了克多里的心头。

喜欢古典音乐之王[重生]请大家收藏:(www.anzhuowang.net)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安卓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txt下载 - 莫晨欢的全部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安卓小说

猜你喜欢: 我成了全城大佬的亲闺女温柔的你绝对偏宠吃蜜 [穿书]solo傅医生我暗恋你越界招惹满级大佬只走事业线[综英美]纽约今天还好吗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养了一只小狼崽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归魂续修仙大佬要出道最后的守卫在恐怖片里当万人迷[快穿]暗黑系暖婚[综]金木重生上神的快穿求爱路世间星辰只剩你名门千金狠大牌娇嗔乘人之危重返1985月光变奏曲一个钢镚儿
完本推荐: 仙绝全文阅读大触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我捡了个末世少女全文阅读星际猎爱指南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诗酒趁年华全文阅读网游之数据为王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超级保镖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做昏君全文阅读前任无双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异界生活助理神全文阅读秦吏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权爷撩宠侯门毒妻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有请小师叔福运甜妻有空间江山谋之锦绣医缘这个皇子真无敌深海直播间斗罗之魔虎之威忍界决斗场尾田懂个锤子火影最强战医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最强小农民机械血肉伏天氏盗墓从瓶山开始左道倾天他的小祖宗甜又野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斗罗世界的忍者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从亮剑开始崛起盖世双谐我在综艺里嗑神颜低等动物末世胖妹逆袭记三寸人间龙王的傲娇日常妖女哪里逃1979闲鱼人生不灭战神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txt下载手机版 - 莫晨欢的全部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安卓小说移动版 - 安卓小说手机站